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最新 -> 正文
张马屯遗址丰富济南商代遗存(组图)
发布时间: 2010-03-15 00:00:00     发布来源:     
作者:     发布人:菁菁     点击次数:
\'张马屯遗址丰富济南商代遗存(组图)\'

\'张马屯遗址丰富济南商代遗存(组图)\'

  图一:张马屯遗址发掘的一个商代墓葬中的人头骨被埋在盆骨部。

  图二:张马屯遗址一商代墓葬的出土器物及殉狗。(照片由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提供)

  首次发现陶窑,对于研究商代该地区制陶手工业弥足珍贵

  商代墓葬中有一具人的骨骼非常特别,头骨被放置于盆骨部,初步判定被人为割下

  基本搞清商代文化堆积所反映的埋藏过程和聚落变迁的阶段性噪作为大辛庄遗址的重要补充,该遗址对研究济南地区的历史有相当重要的作用,也将大大推动整个山东地区商代文化的研究

  本报3月14日讯(记者赵晓林)熟悉济南历史和济南考古的人都知道,几年前济南东部有一处遗址曾在全国引起轰动,这就是大辛庄遗址。记者今天获悉,去年4月在大辛庄遗址东侧又发掘了一处遗址,因为位于历城区王舍人镇张马屯村西南,所以被定名为张马屯遗址。这处遗址的考古发掘进行了近两个月时间,发掘面积4000多平方米,获得很大成果。在我省近年来的考古发掘工作中,这一发掘是一次性清理面积最大的,整体规模无论在省内还是省外都算是比较大的。

  记者为此专门采访了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第一研究室主任孙波,他主持了此次发掘工作。孙波说,去年十一运召开前修建的奥体中路须经过该遗址的东部,为了配合十一运的顺利举办和公路建设,在省文化厅文物局的组织下,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山东大学、济南市考古研究所组成考古队,对遗址进行了抢救性发掘。

  在商代文化堆积中出土大批文物

  孙波介绍,张马屯遗址位于济南市历城区王舍人镇张马屯村西南,地处平原,西邻市区,东靠济钢等工业基地,南部有些断续的山地,北面不远就是黄河。遗址以商代文化堆积为主,西邻著名的大辛庄遗址,历年来时常有重要文物出土,文化内涵十分丰富,价值也十分重要,对于山东地区商代考古研究具有重要意义。所以去年4月下旬考古队进驻工地开展工作,到6月上旬结束,历时近两个月,发掘面积4000多平方米,获得很大成果。在近年来我省的考古工作中,一次性清理面积属于最大的,发掘工作的整体规模无论在省内还是在省外都算是比较大的。

  孙波告诉记者,张马屯遗址主要文化遗存属于商代,另有少量汉代遗存,遗址上也发现了个别北朝、宋元墓葬,还清理了一些清末至民国时期墓葬。在遗址下部,中间隔一层自然堆积的间歇层,还发现了类似后李文化时期的堆积。发掘过程中,考古人员在常规的田野操作方式之外,也紧跟学科步伐,注重各类自然和人工遗物的收取,所有灰坑单位都取土样进行了浮选,获得大量可供进一步研究的动植物样本,也对每个灰坑都进行了植硅石取样。这些工作在外人看来很枯燥,但对于专业考古来说,取得的资料非常丰富有价值,这些样本对于张马屯遗址商代时期的动植物、农业、家畜饲养以及济南地区当时的环境、资源等项研究,将会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具体到发掘的具体情况,孙波因为主持此项发掘工作,所以对记者介绍起来非常清晰:“整个发掘工程发现清理了商、汉、北朝、宋元、清末各个时期的灰坑窖穴近300个,水井两口,陶窑两座,房址一座,墓葬50多座,出土了一大批实物资料,包括完整和可复原陶器100多件,比较珍贵的铜器有6件铜戈,3件铜镞,陶瓷器数件,以及一定数量的石骨角蚌器。这个遗址中的主体是商代堆积,遍布整个遗址,所以说遗址的范围基本就是商代遗存的范围,而这次发掘的主要收获也集中在商代时期。发掘中清理了大量灰坑窖穴,出土了数量巨大的陶石质遗物,还有丰富的占卜甲骨片,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比较引人注意的是第一次发现了陶窑,这对于研究当时该地区的制陶手工业弥足珍贵。这次发掘的商代墓葬不仅数量大,而且排列很有规律。墓葬中完整的陶器组合有鬲、豆、簋或鬲、豆、盆,有的还随葬铜戈,普遍设有腰坑,填土中或腰坑中埋有完整获肢解的狗骨架,最多的一座墓中清理出多达8具狗骨架,也是比较少见的。整齐规律的墓地布局、丰富的随葬品为研究商代丧葬习俗提供了宝贵的第一手材料。”

  另外,孙波透露,在一个商代墓葬中发现的一具人的骨骼非常特别,人的头骨被放置在人的盆骨部,据初步观察和研究,这个头骨是被人为割下的。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这个人的头骨是被谁割下的?为什么要放置在盆骨部?这些现在还没有研究结果。可能我们还不了解当时的丧葬习俗,也可能是生病死亡的人或罪犯,这些都是猜测,现在还解释不了,是很特殊也很重要的一个现象,还需要深入研究。

  基本搞清该地区聚落的变迁

  通过介绍,记者感觉这处遗址确实收获很大,而孙波认为这次考古发掘工作的最重要收获并不是这些墓葬的发掘与大量文物的出土,而是在获得大批遗存资料的同时,通过这些墓葬对于遗址聚落变迁的阶段性有了清楚的认识,通过发掘基本搞清了发掘区内商代文化堆积所反映的埋藏过程和聚落变迁的阶段性。

  孙波告诉记者,这次发掘反映的聚落变迁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的遗迹现象不多,主要是发掘区南部存在一处取土后剩下的大土坑,后来沉积了三层堆积;第二个阶段是在该坑填到一定程度时,形成一个较浅的洼地,在坑北台地上修建了一座房子,房子门道叠压于该坑三层之上,三层可能成为房子前面的庭院,坚实平整;第三个阶段则是房子后来被废弃,同时房前大坑继续回填,填土叠压于房子之上,这时附近遗迹现象以灰坑为主,有些灰坑属于窖穴,有些是取土坑,有些属于垃圾坑,均有打破房子的痕迹。说明到了这个阶段,居址废弃,成为窖藏和取土、抛丢垃圾的地方。本阶段的遗迹基本上覆盖了整个发掘区,是比较重要的一个阶段;第四个阶段是发掘区成为墓地,墓葬又分成南北两区,北区多东西向,没有发现随葬品,墓葬分布也比较稀疏。南区墓葬则都是南北向,随葬品有陶器和铜器,墓葬中有腰坑,有的有殉狗,也较为密集,这个区又可以分成南北两小组。这个阶段,反映了发掘区一带聚落功能并不是很稳定,存在一个变化的过程。

  对于张马屯遗址考古发掘的价值,孙波认为,这处遗址的发现与发掘不仅在于遗址本身和济南地区,也必将大大地推动整个山东地区商代文化的研究。而且这处遗址是大辛庄遗址的重要补充,对研究济南地区的历史有相当重要的作用。所以,对此遗址的考古研究是个长期工程,除去被公路占压的部分外,剩余的遗址应该被好好保护,和西侧的大辛庄遗址可进行整体保护和规划开发。 (本文来源:济南日报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