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NEWS -> 正文
陈中华:记者身边的一面镜子
发布时间: 2010-01-17 00:00:00     发布来源:     
作者:     发布人:lining     点击次数:

  一个采访本和一辆电动车是他出行采访的全部行头,几十年来,他坚守新闻第一线,跑遍了一百多个县市、区,三百多个村镇。田间地头,他与百姓兄弟相称;身患癌症,他依然不离不弃,坚守岗位。
    
                 陈中华:记者身边的一面镜子
    
     毕业前的深夜,有同学问我,“哥儿们,为啥干记者?”“为了自由。”我答。
    
     三天前,当我面对面地采访陈中华时,也问了同样的问题。“因为爱。”他答。
    
     陈中华,现年52岁,山东省大众日报社正处级资深记者。职业生涯中,跑遍了100多个县(市、区),300多个村镇。他说,几十年来,坚守新闻第一线,是为“沉”;田间地头,与百姓兄弟相称,是为“融”;身患癌症,依然不离不弃,坚守岗位,是为“坚持”!
    
     对此,大众报业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编辑傅绍万说,对于广大新闻工作者,陈中华,则更像一面镜子,透过这面镜子,任何记者都可以在审视、打量、梳理中,寻找自己的缺陷与不足……
    
     画外音有人说,记者的工作最简单,哪里有新闻就冲到哪里去,将已经发生的既成事实平铺直述记录下来,堆砌成文就可以了。更有人轻言,中学毕业当记者就绰绰有余,因为记者的工作根本不需要动脑子。
    
                  他践行了“专家型记者”
    
     陈中华说,记者需要丰富的知识,干好不简单,干专家型的记者更是不容易。
    
     的确,陈中华在记者岗位上就是这样践行这一观点的,他有另外一个身份———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一级作家。2008年中国小说排行评选中,陈中华的中篇小说之一《脱臼》榜上有名
    
     对于这篇小说,照他自己的说法是深入采访的“副产品”。“尽管这个故事是虚构的,但其中几个主要人物在现实中都有"原型"。”陈中华介绍说,“小说的两名小主人公瓜蛋和小米,其创作灵感就来自济南市救助站的两名流浪儿。”
    
     身为一名小说作家,要求作品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身为一名党报记者,又要求事件报道准确详实。然而,陈中华是如何将两种截然不同的职业融会贯通的呢?
    
     “这两种职业并不矛盾。采写新闻,让我深入一线望闻问切接触生活,而写小说则是基于这种生活素材的提炼升华,能够培养记者一种深层次的挖掘和思索。”陈中华说。
    
     早些年,济宁市政府投资建设了153套廉租房,租赁给市内特困群众居住,引起了广泛的争议。在当时一片“住房须完全市场化、政府不必盖房搞租赁”的议论中,陈中华没有跟风,而是采写了观点独到的调查报道《廉租房建设为什么叫停?》。2008年底,国家和各地政府陆续修订或新颁政策,将建设保障性住房作为新形势下民生工作之重。
    
     正是凭借记者这种敏锐的新闻洞察力和作家那种特有的深层次思辨能力,几年间,陈中华采写了《民工何时不再是“短工”》、《不能靠吃青春饭》、《农民的权利归农民》等大量优秀新闻稿件,同时也写出许多脍炙人口的小说作品。
    
     “记者就是一个杂家,更是某些方面的专家,应该有自己的思想和观点,而这需要记者的前瞻性思考和深度挖掘,进而才能体现在稿件中奉献给广大读者。”陈中华说。
    
     画外音有人说,新闻监督是第四种权力,记者就是这种权力的所有者,理所应当地受到尊重和接待。现实中,也有一部分记者因为被采访单位接待水平低,而不愿屈身前往,甚至因此懒得动笔。
    
                   他心怀百姓沉入基层
    
     翻开陈中华多年来的稿件集,你会不由得被这样一些题目所吸引:《“农民律师”周广立》、《村委会成了“聋子耳朵”》、《职业乞讨考验城市管理》、《警惕拖欠民工工资新手法》、《让流浪儿童回家过年》……
    
     “陈中华采写的稿件中,80%是以农村题材为背景,而他的每次采访必须扎进农村,而且一扎就是好几天。”陈中华的同事、大众日报社记者宋弢介绍说,“他的调查性报道已经成为《大众日报》的一道品牌。”
    
     对此,傅绍万的评价更为中肯,“老陈的稿子,我必看。”
    
     据不完全统计,多年来,陈中华跑遍了省内100多个县市区,300多个村镇,共采写一百多篇重点、深度报道,荣获各级别新闻奖五十余项。
    
     从事记者工作的都知道,在一些调查监督类报道中,采访过程势必会遭到相关部门的干涉阻挠,吃“闭门羹”的事情也常有发生。一般的记者面对“闭门羹”大都会选择悻悻离开,导致采访中断,而陈中华的选择却是斗智斗勇。
    
     几年前,为了一篇有关某地供热分户计量改革方面的报道,陈中华多次约见该供热部门负责人,却屡屡被警卫阻拦在门口。无奈之下,陈中华上街买了两个“便当盒”,打扮成送外卖的,最终顺利地过了警卫这一关……
    
     当他敲开该负责人的大门时,受访者被惊呆了,然后被他的执著深深地打动,最终接受了采访。
    
     “没有录音笔,就一个采访本、不用专车接,自己骑辆电动车,这就是他出行采访的全部行头。”大众日报社记者杨润勤评价陈中华说,“面对老百姓,他没有省报记者的架子,面对强势单位,他一样不卑不亢,老陈就是老百姓的记者。”
    
     画外音有人说,跑口采稿是年轻人的工作,早年吃点苦,多跑跑、多写写,积累些经验,等上了年纪,进入了单位的领导层就可以坐在办公大楼里,不必那么操心费力了。
    
                    他面对名利不以物喜
    
     如果说,人生、事业的发展规律是由下而上的,那么陈中华的人生轨迹可能是一个反例。
    
     42岁之前,他已在山东省《作家报》工作了十多年,是业务骨干,任副总编辑。然而,正值中年事业上升期,报刊整合改革开始了,1999年,他从《作家报》进入了《农村大众》,职务也由“副总编辑”变成了“内聘编委”。借用他过去同事的一句话,“这个"编委"是"小黑板"上的职务———与行政级别挂不上钩。”
    
     “我是个常人,也曾有过继续做某个报纸副总编甚至以后晋升总编的想法。这不是简单的"想当官",而是觉得自己不仅有能力当好一个记者,也有能力带好一个团队、发展好一份报纸。”想法归想法,陈中华从没有因为原职务问题找过一次相关领导,也没有向任何同事抱怨,而是勤勤恳恳,踏踏实实地从头干起。
    
     在《农村大众》工作期间,他走进沂蒙山区,以老区经济发展为亮点,写出通讯《红色优势》。此外,他和同事徐少林报道了一家制假化肥的工厂。该报道引起省内工商部门的极大重视,并对造假工厂进行了严厉查处。
    
     2003年,再次因工作调动,陈中华进入《大众日报》政教部工作。“干记者的都知道,民政部门本是一个"把得紧",不出稿的口,一个月下来也开不上一个会,很多记者不愿去,然而老陈就在这干出了名堂。”陈中华过去的同事徐少林说。
    
     分到“民政口”的陈中华,再次从跑口记者开始。在此期间,他每天骑电动车往返于济南市社会救助站、济南市信访局、济南儿童福利医院。也正是基于那段时间的积淀,他采写了一系列反映流浪人群、失学儿童的优秀稿件。中篇小说《脱臼》的创作灵感也来自于这个时期。
    
     两年后,由于调查性报道出色,他通过竞岗进入了《大众日报》特派报道组,专门进行重大选题的深度报道。然而,工作业绩的突出并没有为他带来职务的提升,他依然还是那个奋斗在一线的普通记者。
    
     “他太热爱新闻事业了,所以其他事都影响不了他。他的职务、他的待遇,小环境中的各种矛盾,他都不会放在心上。”徐少林说。
    
     记者手记
     
                                                           用新闻证明自己
    
     来到陈中华的家,仿佛进入了书的海洋
    
     “老陈有股子认真劲儿,他写一篇稿之前,总要阅读大量资料,把前期工作做足、吃透。”陈中华的爱人孙玉容手指写字台上的《易经》告诉记者,“这不,最近还打算写"迷信观察"方面的稿件,正研究着呢。”
    
     顺着手指的地方,记者还看到写字台上摞着厚厚一堆采访本。“这是他这么多年用过的,一共36本,都保存着。”孙玉容说,“这些采访笔记,老陈看得比啥都重要,一直不舍得扔,说是每翻开一页,就会想起一段采访经历,勾起一段美好的回忆。”
    
     诚然,这36本采访笔记就是一位记者职业生涯的真实写照,这里面记载的每段话、每个文字、每个重点标注符号都代表着一段经历,一段美好的回忆,他怎能舍得丢弃?
    
     “这几年时间有两件事就像梦一样,是我始料未及的。一个是患上癌症,另一个就是成为被采访的典型。”陈中华说,“我现在就希望自己的身体能再支撑久一些,因为还有几个重大选题没有做完。”
    
     这就是陈中华,一个执著地坚守着 用新闻证明自己的记者。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