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聚焦 -> 正文
不再仅仅是小吃一条街!济南芙蓉街正唤醒文旅基因
发布时间: 2018-12-25 15:10:38     发布来源: 经济导报    
作者:初磊     发布人:袁子书    

   

   

    济南旅游经济的符号式元素——芙蓉街,正在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升级改造,新年将以新面貌与游客见面。“环境会越来越好,品位和口碑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21日中午,芙蓉街上主打京鲁菜系的“芙蓉小馆”饭店总经理王涛,一语道出了商户对这条文化商业街的期待。

    很长一段时间,游客对这条文化古街“堕落”成一条小吃街的现状不满。芙蓉街也在几次“缝缝补补”的古建筑修缮和硬件环境改造中,寻找着“文化+旅游”“文化+商业”等升级路径。

    随着新一轮升级改造的到来,芙蓉街是否能“回归”济南市民心中的文商一体“金街”?

豫商泉城创业第一站

    21日,一条围挡将芙蓉街南北侧隔开,北侧街面上,来往游客不多,东西两侧“长沙臭豆腐”“油旋”“广东肥肠粉”等南北小吃汇聚,三五成群的游客在沿途商家的叫卖声中走走停停。

    12点多,正值午餐高峰期,芙蓉小馆有三桌客人就餐,略显冷清。“旺季时的上座率为150%,升级改造以来,上座率仅有30%,客流量明显减少。”王涛感叹。

    采访中经济导报记者获悉,两年前,豫商王涛从北京撤离,来到济南“另起炉灶”,开始了创业之旅。在这之前,他在北京餐饮圈做了多年的京鲁菜系推广、营销,对济南和鲁菜,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感情。

    而选择芙蓉街作为首站,王涛经过了反复考量:处于泉城路商圈,客流量大、热闹、有人气。并且,“业态以小吃为主,整条街上缺乏‘慢游’‘休闲’的堂食店。”王涛毫不犹豫,租下了这间上下两层、面积300多平方米的店面,签订了3年的合同。

    经济导报记者采访发现,芙蓉街上,外地客商并不少见。这些年轻的客商群体,或从一线城市撤离二次创业,或从三四线老家逃离,带着几分扎根泉城的虔诚,在朝九晚九的打拼中,参与、见证着芙蓉街的变迁。

    王涛回忆,没到济南之前,觉得芙蓉街有几分神秘,这一条狭窄的街巷,夹在沃尔玛、恒隆广场、世贸广场等核心商圈中,还有关帝庙、文庙等文化的身影;而芙蓉小馆开业以来,那几分神秘又淹没在沿途商家的吆喝声中,荡然无存。“外地游客现在很难将这条泛着油烟气息的街与曾经的济南文化中心联系在一起。”王涛直言,“外来客户占比高达70%,老客户只占30%。”

    两年多过去,芙蓉小馆旺季月营收6万元,淡季月营收仅为3万,一年的纯利约40万元,“投入了100多万元,租金占比18%,目标是年营收60万元以上,与设定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显然,芙蓉街的现状,让王涛产生了不小的心理落差。

    “有泉水、有文化底蕴,芙蓉街本身的禀赋独一无二,应该被重新挖掘。”王涛建议。

老济南的差异化坚守

    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就在芙蓉街“沦落”为小吃一条街的争议和探讨声中,芙蓉街之外的济南商圈日新月异:宽厚所街原址上崛起一座仿古街“宽厚里”,青砖灰瓦之下,老字号集聚,摇身变为“网红”;11月中旬,济南市规划局发布了《商埠区街道设计导则(征求意见稿)》,一片4.08平方公里、覆盖济南三个区的百年老商埠区也将重现昔日光彩。

    “你看,因食材油污下的路面常年需要用高压水枪清洗,红砖从横铺改到竖铺,这次换成了青石板铺设,硬件环境一直在改善。”21日上午,芙蓉街北侧商家“肠粉世家”老板周军对经济导报记者说。

    周军是“老济南”,现年51岁,作为“泡在济南的泉水中长大”的一代,他对芙蓉街的变迁感受尤为深刻。记忆中,这条街才是真正的“淘宝街”,眼镜店、书店、镶牙馆、照相馆、文玩店等无所不有。

    “你看看现在,沿街有几百年的古建筑,放眼望去,清一色的快餐小吃,有的店一年更换五六次业态,什么来钱快就干什么。”周军的言谈表露出老济南人对古街演变为小吃单一业态的惋惜。

这条街上,还有一家鲁菜济南老字号店“会仙楼”,自上世纪60年代就坚守到现在,现因升级改造暂时关店两个月。

    22日上午,会仙楼老板兼主厨程立军接受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来这家店就餐的都是外地游客,本地消费者嫌周围环境嘈杂,会选择去别的店面。“因此单从营收上看,这家店还比不过小吃快餐。”而之所以一直在芙蓉街,程立军表示,这是老字号在文化老街的形象店,也是济南旅游“门面”不可或缺的元素,他相信,“改造之后,芙蓉街会透出文旅范儿”。

    经济导报记者探访发现,对这条街巷的古建筑群落,历下区明府城管理中心采用“街道网格化服务”,明确责任到网格员。例如,在芙蓉街主街西行的金菊巷内,燕喜堂及传统民居就是济南市第四批文物保护单位。

    但在不少商户心中,环境提升仅是一个方面,在管理上,主管部门应对入驻商户的业态进行统一规划和知识产权保护,“例如,一个月之内冒出七八家‘松枝记’,继而又轰然撤退,这样一哄而上的商业氛围,对消费者和商家都不利。”王涛建议。

明府城文化生态渐显

    芙蓉街升级改造是济南新旧动能转换、老商埠“复苏”的缩影。

    经济导报记者从济南历下区发改委获悉,一盘“明府城中央文化生态区”的棋正在布局——将以明府城历史文化街区为核心,突出泉水体验圣地、齐鲁文化高地两大发展主引擎,联动泉城广场、大明湖以及趵突泉、五龙潭、黑虎泉等优势资源,依托百花洲、府学文庙、题壁堂等历史资源和泰府广场国际创意产业园等现代载体,突出文化展示、泉水体验、创意产业、时尚艺术四大主要功能定位,推动文化+旅游、文化+创意、文化+商业、文化+金融的产融结合、业态整合、产品复合,打造集观光、休闲、购物、居住、办公等功能为一体的中央文化生态区。

    在这一过程中,如何推动城市消费载体升级?

    招商引资上,芙蓉街将设立“门槛”,重点引进国内外家居、百货、餐饮、休闲、购物等知名企业,布局品牌店、旗舰店、形象店、体验店,加快提升老城区的整体服务水平及配套设施层次。

明府城开始唤醒沉睡的文旅基因

    12月14日上午,济南历下区举行了一场《明府城业态及项目准入指导办法》专题会议。这场会议上,山东大学文化产业规划昝胜锋团队围绕明府城业态及项目准入情况进行了详细“反馈”。

    据悉,今年1月,山东大学中标《济南明府城非遗传承发展引导政策与补偿机制》课题,这一年来,课题组除了完成明府城申报世界文化景观遗产建设的相关决策文件,还先后考察了扬州东关历史文化街区、苏州桃花坞历史文化街区、成都锦里和宽窄巷子街区、南京秦淮河历史文化街区、杭州南宋御街等地的政策制定和业态管理,并在济南、青岛、烟台、威海等地对比研究历史文化街区、文化产业园区等落地载体政策,“催化”明府城文化生态区落地。

    根据规划,明年,课题组将研究明府城新旧动能转换的运行机制与政策细则,跟踪入驻项目的效益及运营绩效,补充完善明府城项目“准入-运行-退出”的系统性政策。可以料见,芙蓉街不会一直是“小吃”的天下,“小打小闹”的业态将迎来一次“改头换面”。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